营口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荷包蛋面里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2:02 编辑:笔名

我所居住的城市没有什么名气,唯有其面食还是颇有盛名的。外地人来了,吃饭时是一定要点面食的。于是大小的面馆便林立在了街道两旁,各自招摇着自己的或俗或雅的名号,或热闹或冷清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这天中午,单位要加班,没有了回家吃饭的时间,就走到了一家自己习惯了的“春来面馆”。正赶上中午吃饭的点儿,店里人来人往的,颇为热闹。伙计把我安排在一个临窗的位置上,座位对面对坐着两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大包小包的。两个男人单从外貌上看,看不出个区别来。左边的那位略显粗壮了一些,右边那位略显精瘦了一些,都各自在看自己的手机。
“荷包蛋鸡汤面好了,二位请慢用。您有什么药吩咐的,请吱一声。”店伙计用托盘给二位端来了他们要的面。两碗面是一样的,都是这家店里的主打产品——荷包蛋鸡汤面。用鸡汤做汤料,下的是手工面条,佐以葱花,最上面放上两个油煎的荷包蛋。味道鲜美且营养丰富,价格便宜又实惠。面分大小碗,满满一大碗,一个大男人足够吃饱的。我来到这个店,大多也吃这种面,今天自然也如此。
两个男人都停下了手机,回过神来去打理眼前的这碗面。
左边男人,一筷子夹起了一个荷包蛋,一下子全部塞在了嘴里,大嚼了几口,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刚才那颗艳若菊花的荷包蛋就变成了他的胃中之物了。一分钟不到,他的“荷包蛋鸡汤面”就变成了“葱花鸡汤面”了。接下来,他并不急着去吃面,而是把筷子深深地扎进碗里,然后把面条挑起来,露在面汤上方,鼓起腮帮子,朝着面吹气,面连同碗里的面汤的热气都被吹散开去,作云雾散;吹了两口后,他把面条又放回到碗里去。接着用筷子在碗里旋了一个圈,再次挑起面条,再次朝着面条吹气,然后,又把面条放到了碗里去……
右边男人,先是用筷子把荷包蛋往碗边上靠了靠,筷子在碗里翻动了几下,看样子,他是在担心碗里的佐料不够均匀。接着夹起了两三根面条放到嘴里,小嚼一会,才咽下肚去;再夹起荷包蛋,咬下一小口,剩下的还放回原处去;再接着,呷了一小口汤,哧溜哧溜地;然后再夹起两三根面条,再咬一小口荷包蛋,荷包蛋再放回原处去,再呷一小口汤……
左边男人,挑面条的动作重复做了三五回之后,小心地喝了一口汤,大概是在试一试面条的凉热程度,然后用筷子抄起一大撮面条,“呼啦”吸到了口中,一大撮面条在他嘴里翻动了几下,便消失得无踪无影了。一大碗面条,他仅用了三次,碗里就只剩下面汤了。他端起了那只大碗,对着他的大嘴巴,“咕噜、咕噜”地一下子汤全灌进了肚里。右手抹了下嘴巴,左手往额头一胡噜,把额头上的汗全胡噜了下来,甩了甩,汗滴就落在了地上,洇湿了一小块水泥地。拉开上衣的拉链,把大手当成了蒲扇,对着胸口不停的摇动……
他抬眼看到了对面的右边男人。右边男人,一碗面才吃了三分之一,依然还是按照程序有条不紊地吃着。他实在忍不下去了,对着右边男人说:“俺那旮哒,爷们就没有你这样吃面条的。”右边男人停止了嘴巴的运动,面条还有两三个尾巴留在嘴的外边,腮帮子略微地鼓着,翻了一下眼睛,非常不屑地说:“侬看不惯,不看算啦。阿拉就这样吃,关你什么事?真是!”然后埋头走他的吃面程序去了,不再理会左边男人。
“娘们似的!”左边男人撂下一句话自顾走了。
我的面也上来了,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吃这碗面了。

共 1 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两个男人一块吃面,一个呼噜噜大口吃完,一个细嚼慢咽,吃得快的就挖苦吃得慢的,吃得慢的依然如故。作者文笔流畅,故事耐人品味。欣赏,问好。【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6-19 10:16:56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小便黄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心绞痛部位主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