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女人的名字叫坚强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9:19 编辑:笔名
摘要:每次听到玲子和着血泪的哭诉,我心如刀绞,她说,姐,女人为什么活着这么难啊?!我泪如泉涌,却只能说,玲子,你必须好好活着,不仅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记住,女人不是弱者的代名词,女人的名字叫坚强! 每次听到玲子和着血泪的哭诉,我心如刀绞,她说,姐,女人为什么活着这么难啊?!我泪如泉涌,却只能说,玲子,你必须好好活着,不仅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记住,女人不是弱者的代名词,女人的名字叫坚强!

玲子把阿敏、阿荣送去学校了,回来的路上,她想走走,漫无目的的。路过一家咖啡厅,她突然想进去坐坐。
要了一杯黑咖啡,没加糖,她小口的喝,品着那苦苦的味道。
进来一对小情侣,坐在玲子对面。女孩要了一杯果汁,男孩喝着咖啡。男孩让女孩尝尝,说其实咖啡远比果汁有味道。女孩半信半疑地尝了一口,一脸痛苦的表情,说太苦了,以后再也不喝。
玲子微笑的看着这对情侣,多像当年的她和阿华啊!那时阿华经常带玲子到这家咖啡厅喝咖啡,每次玲子都喝果汁,即使加了糖的咖啡,她也不喝。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几年过去了,她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阿华不再带玲子来喝咖啡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玲子也开始喜欢了这苦苦的咖啡了。
从咖啡厅出来,玲子觉得也没什么好逛的,还是回家吧,家里还丢着一堆阿敏阿荣的脏衣服要洗呢。洗衣、做饭、收拾房间、接送孩子上下学、吃饭、睡觉,这就是玲子一天的生活,每天都重复着。
阿华成天不回家,经常夜晚也不会来,有时候几天也不见人影,电话也没一个,回到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玲子问他,他总说自己忙,至于忙什么,他从不对玲子说。
玲子问多了,他就烦了,“我还能忙什么,挣钱养老婆孩子。问哪么多干嘛,你在家好好呆着,照顾好阿敏阿荣就行,别的少管!”
有时候说急了,玲子也生气,“别的少管,你在外面养女人我也不管吗?你把我当什么了,洗衣做饭看孩子的保姆啊?”
阿华就凶了,“我在外面养女人了,你又能怎么滴,你管得了吗?给你好吃好住还不满足,以为我在外面挣钱很容易啊。”玲子就自己掉眼泪。
经常,她们会吵吵闹闹,吵得厉害的时候,玲子就说离婚,阿华便摔门而出,好几天不回来。玲子有时候赌气说自己出去找工作,家里请个保姆,阿华不同意,玲子也丢不下孩子。
其实,玲子知道,她是不会和阿华离婚的。一是舍不得孩子,二是她爱阿华,阿华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那一年,玲子18岁,随着村里的一位大姐从遥远的家乡来到这南方的小城,她很快喜欢了这里的气候和城区的繁华。大姐介绍玲子去一个歌厅伴唱,天真的玲子以为真的就只是伴唱,原来那是一个复杂的娱乐的场所。她每天小心翼翼的陪着客人唱歌,从不多说一句话,她准备攒够路费就回家。然而狡猾的老板却说试用期间只发一半的工资,加上玲子没有任何小费,她发的钱少的可怜。玲子找那位大姐借钱,大姐却以各种理由推迟,玲子只得硬着头皮再做两个月。还好,玲子发现,只要自己不说话,不想争更多的钱,一般客人也不会有过分的行为,当然自己就没有小费了,拿的钱就特别少。
在玲子第二个月的试用期时,玲子遇到了阿华。阿华和他的一群朋友来唱歌,玲子陪着唱了几首。阿华说:“小妹歌唱得不错,普通话也挺标准的,不是本地人吧。”玲子只是笑笑,不说话。阿华的朋友嘻嘻笑着说:“华哥不是对这妞有意思吧?”阿华打断他朋友,“喝酒,我们喝酒!”玲子趁机说出去给他们拿酒过来,进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个姐妹。玲子只唱歌,她们两陪着喝酒聊天。阿华会时不时瞅瞅玲子。
那以后,阿华就隔三岔五的会来唱歌,有时候是几个人,有时候是一个人,每次都要点玲子唱歌。其实阿华不怎么喜欢唱歌,有两次他一个人来的,就让玲子唱歌给他听,他自己不唱。
慢慢,玲子便和阿华熟识了,也愿意和阿华说话了。知道玲子情况后,阿华说:“玲子,你不适合在这种场所的。要不我介绍你进厂子吧,不过厂子里很辛苦的。”玲子高兴地说,她不怕苦,只要能离开这儿。她说她其实也不想回家,自己出来就是要打工挣钱的。
阿华介绍玲子去了一家玩具生产厂。玲子很快学会了操作技术。不过厂子里的确很苦很累,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候赶工,连续加班几十个小时。
阿华来看过玲子几次,每次都是匆匆说了几句话就要上班了。玲子知道阿华是喜欢她的,她也喜欢阿华。阿华比玲子大6岁,没读多少书,十几岁就跟着叔叔在外面跑生意,现在自己也能独立做了。
一次,阿华看到玲子哪么辛苦,就让玲子不干了。
玲子笑着说:“不干了,我拿什么养活自己啊?还有,我还要挣钱供妹妹呢!”
阿华说:“我养活你,我们一起供你妹妹读书。”
阿华说的很认真,不像开玩笑。玲子的脸红了,这算是他的表白吗?
阿华抓着玲子的手,“可以吗?”玲子点点头。
玲子辞掉了厂子里工作,开始和阿华一起跑跑生意。阿华的父母也认同了玲子。玲子就从租住的小屋子里搬到阿华家里了。
不久,玲子怀孕了。玲子带阿华回老家,准备开结婚证明。家里人都反对,才出去多久就要结婚,玲子才19岁,还没到年龄呢。玲子的妈妈更不是不愿意玲子嫁哪么远的。
还在上大学的姐姐和阿华单独谈了一次,阿华说:“我愿意和玲子结婚就表示我爱玲子,我愿意用婚姻给她一辈子的承诺。”这句话打动了姐姐。
一个星期后,玲子随阿华回到了广东,办理了结婚手续。
婚后,阿华依旧出去跑生意,玲子就呆在家里。有时候无聊了便缠着阿华带她出去转转。
随着女儿阿敏的出声,玲子的生活变得忙乱了。对于婴儿的照顾,她一无所知,在很大程度上她还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现在却要做孩子的妈妈了。女儿的吃喝拉撒经常弄得玲子疲惫不堪。阿华经常不在家,婆婆只是给她做做饭。
阿敏两岁的时候,玲子逐渐喜欢上照顾孩子了,她觉看着孩子一点点变化、长大是一种乐趣。当地的政策,第一胎是女儿还可以生第二胎。阿华想再要一个孩子,他说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两个孩子有个伴。于是便有了儿子阿荣。
两个孩子变成了玲子的全部生活了!
随着孩子慢慢长大,玲子偶尔会觉得寂寞无聊,特别是孩子去学校了,她一个人更觉得空落落的。阿华总是不在家,偶尔回来一下又走了,和玲子说不上几句话。以前玲子总是打电话,打多了,问多了,阿华烦,玲子也就干脆不问了。
家,是玲子和孩子的家,对于阿华来说,家就像旅馆一样,偶尔来一下。玲子有时觉得很悲哀,她问自己,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这样的生活,自己幸福吗?然而,玲子又会告诉自己,也许男人对于家庭原本就没有女人看得重吧,至少阿华让自己衣食无忧,也该是幸福的吧。

又是好几天没见阿华的影了,玲子打他电话,老是关机。大概阿华又烦自己电话了吧,玲子没怎么在意。
一天深夜,玲子接到阿华朋友的电话,说阿华出事了,让她赶紧过去。
玲子赶到的时候,看见几个人正抬着阿华往救护车上送,阿华满身是血。玲子愣住了,阿华朋友把玲子推上车。阿华满头满脸都是血,玲子抱着他,边哭边喊:“阿华,你怎么了,阿华、、、、、、”阿华一直说着:“好痛,好痛,救我,快救我!”声音越来越小,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无助,然后闭上了。
急救室的门开了,玲子冲进去,任她撕心裂肺的哭喊,阿华再也没回答。医生说,其实人送来就没救了。玲子当场晕倒了。
玲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阿华的大哥让玲子去殡仪馆最后再看看阿华,准备下葬了。
玲子看见阿华穿戴整齐的静静躺着,俊俏的脸,长长的睫毛真好看,那分明是他睡着的样子。玲子高兴的跑过去,“阿华,你回来了!”说着,便躺在阿华身边。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玲子拉开了。阿华的大哥大声吼着:“阿华已经死了!”玲子怔住了,不哭,不叫,也没有眼泪,傻愣愣的站着,一动不动,直到阿华被运走了,阿华的嫂子把玲子带回家了。
玲子就那样呆坐了一天一夜。阿华的大哥把阿华的灵位牌放在家里了,玲子看见,突然放声大哭,止也止不住。阿华的大哥骂玲子:“只知道在这干嚎,哭有用吗,哭能把阿华哭回来吗?也不想阿华是怎么死的,阿华的后事怎么处理的?你这女人真没脑子!”
是啊,阿华是怎么死的?玲子说要去公安局报案。阿华的大哥说:“哼,等你去报案,人早就没影了。”
原来是阿华朋友因为一桩生意双方发生纠纷,阿华作为中间人调解,却被一方误认为是另一方的帮手而对阿华进行围殴。凶手三人已经落网,还有一人在追捕中。阿华死得真冤啊!
阿华的后事基本上都是阿华的大哥操办的,礼钱和开支都是阿华大哥经手的,玲子一无所知。其间,阿华一好朋友送来两万块钱,说是阿华存在他那儿的,也是阿华大哥收的。
阿华在生意上的事情,玲子从来不问,即使问了,阿华也不说。阿华只给玲子生活费,从未多给钱在玲子手上,玲子那也从来没有存款。
送走了阿华没几天,接二连三的有人找玲子讨钱,说是阿华欠他们的帐,有证据的,如果玲子不还就上法院。玲子和阿华的大哥商量,说用阿华朋友送来的两万块钱先还一部分。
阿华大哥瞪着眼说:“那钱办阿华后事花了。”
“那礼钱呢?”玲子小声的问。
“也花了。”
“那阿华欠别人的钱怎么办?”
“你还呀!”阿华大哥冷冷的说。
“我哪有钱啊?”玲子委屈的直掉眼泪。
“你有没有钱,我怎么知道!”
玲子回自己屋了,她知道自己说不清楚的,阿华欠的钱他大哥是不会管的,债主只会找玲子要,也不会去找阿华大哥要的。
一整晚,玲子都以泪洗面。她真的没想到,阿华就这样走了,虽然平时和阿华吵着闹着甚至还想离婚,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死于非命。阿华什么也没给玲子留下,连一句话也没有,他的存款宁愿放在朋友那也不愿意告诉玲子,玲子在阿华心里到底算什么呢?可是这个问题阿华永远也不会给玲子回答了。阿华留下的这些欠款现在却都算在玲子头上了,玲子真的感到心寒!更让玲子心寒的是,阿华的大哥会这样对待玲子,还有阿华的母亲成天看着阿敏阿荣,不让孩子跟着玲子,像防贼一样防着玲子把孩子带走。
原来,阿华的一家人从来就没把玲子当自己人,她们一直当玲子是个外来妹,尽管玲子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九年!阿华一走,他们就觉得玲子与他们毫无关系了。
她该怎么办,她以后将如何生活?她看看凌乱的屋子,一分钱也没有了,阿华先前给她的生活费也不见了,自己的房间早被翻过了!
玲子看看房间里的电器和家具,不如把这些先卖了,换点钱。
第二天,玲子刚起床,阿华的大哥带着一批人到屋子里搬电器和家具,他说已经把这些东西卖了,给阿华还债。
玲子没想到阿华的大哥会做的这么绝的,这不是要将玲子扫地出门,把玲子往绝路上逼吗?
玲子的哭喊没有任何人理会。玲子在街上转悠了一整天,她问自己,就这样结束生命吗?她的孩子怎么办,成了孤儿多可怜啊!她又如何对得起生她养她的父母啊!她心有不甘,心有不舍啊!

玲子走进一家路边的饭店,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这儿要人吗?
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满脸堆笑的迎过来:“要,要,我们这正缺人呢?”
玲子问:“那我现在能上班吗?”
“能,能,当然能。”矮胖男人喜笑颜开,“小孙,领这位小妹上工去。”
里屋出来一位约莫 5岁左右的女人,穿着朴素,有一双大手,该是一个勤劳能干的女人。玲子喊了一句“孙姐”,孙姐只是点点头,就招呼玲子干活。
玲子要干的活是:招呼客人、点菜、端菜、洗盘子碗碟、清扫桌子地面等,这些活对于玲子来说很简单。
可是没想到,饭店从上午10点左右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一直有客人,就只有孙姐和玲子两个人跑上跑下,一会都没有停空,一天下来,腿都软了。
等到最后一批客人离开,玲子和孙姐清扫干净已经是凌晨2点了,玲子坐下来,都移不动脚了。孙姐说她在店子里有一个小休息间,有时候晚了,她就在这儿住,要不今晚玲子和她挤挤。玲子高兴的谢了孙姐,躺上去就睡着了。到第二天孙姐喊,玲子才醒,这大概是阿华走后她睡的最沉的一个晚上。
接连干了几天,玲子感觉特别累,但是她却愿意干下去,这样她就可以不去想那些让她痛苦绝望的事情。但是,玲子太想念孩子了,不知道他们的奶奶能否照顾好他们。
一天早晨,玲子起得很早,在客人没来之前,她赶回去了一趟。
阿荣看见玲子就放声大哭,阿荣身上到处脏兮兮的,脸上白一块黑一块。阿敏的头发散着乱蓬蓬的,一直喊着妈妈,问妈妈是不是不要他们了。玲子鼻子一酸,也哭了。回屋给阿敏阿荣梳洗干净,玲子就要上班去了。阿敏快9岁了,玲子告诉阿敏,她是姐姐要照顾好弟弟,妈妈去挣钱养活他们,妈妈永远也不会离开他们的。阿荣还缠着不让玲子走,阿敏拉着弟弟,“妈妈去挣钱,还回来的。姐姐陪你玩。”玲子看着阿敏,她开始懂事了,有些欣慰也有些心酸。
一个月后,孙姐领了工资就辞工了,她说这样干下去非把人累死,让玲子也走。玲子摇摇头,“累点好。”孙姐奇怪的看看玲子便走了。

共 926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这篇小说,为玲子的坎坷命运唏嘘不已。失去了丈夫的男人已经够不幸了,亲人的冷漠,更是雪上加霜。打工的经历,受尽了别人的欺辱和诈骗,在辛苦与困难中,女人只能以不屈的斗志,为了孩子,为了风雨飘摇的家,向命运的安排发起着一轮轮的挑战。小说以情感的深度触及,感动着读者的视觉回应。值得一读!【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 -02 20:06:07 小说中玲子坎坷悲惨的遭遇让人心痛不已,又为她的坚强稍感安慰,但愿她今后的人生会一路走好。问好作者!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