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七十六章 青巾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4:50 编辑:笔名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七十六章 青巾

“他说得也不无道理。”

八大长老中的一名精瘦长老不由沉吟地说道:“无名铁牌如果一直在外面,对本派也是一个隐患。”

“若是你的要求,我们没有办法拒绝,若不是我们就此决定下来吧。”

“哼,此事不能儿戏!”执法长老冷冷地说道。

“历代以来,少宗主都是宗主的亲传弟子,成与不成,不如我们询问一下宗主的意思。”另一个长老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有道理,毕竟,这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另一个长老附和地说道。

“传话给宗主。”八大长老商量之后,最终,大长老冷冷地说道。

八大长老给在外面的宗主传去消息,没有想到,很快宗主就传回了消息。

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宗主竟然同意让江河成为少宗主。

“宗主怎会做出这般糊涂的决定,糊涂啊!”

执法长老对于宗主的消息读了三遍,确定之后,一脸无奈、悲怆、惨痛的复杂神色。

江河一眼看去,这位原本还算仙风道骨的老者,此刻仿佛吃了不干净东西,苦苦忍耐坏肚子折磨的村头老汉,气质全无。

“算了,既然宗主都同意了,那我们还能说什么?毕竟少宗主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可以说是宗主说了算。”面色同样不太好看的三长老劝说道。

“宗主这是糊涂。”四长老也不由叹息摇头。

大长老听了众人的话,苦笑了一下,摇头不断道:“除了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们能收回无名铁牌,也是一大功德

!”

最终,他一脸不满的留下来句话。

“三天后,祭拜祖师,从此,你便是长河宗的少宗主。”

江河坐在那里,对于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惊讶。

他淡淡的道:“如此甚好,不过既然我是少宗主,那是不是需要几件的防身兵器呢?万一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对于江河的从容,另一个长老倒是有点奇怪。

江河才十几岁的少年,但是,却镇定从容,如一代宗师,这种气息不像是装出来的。

但是,像他这样的境界修为,以及眼界和资历,断然不可能拥有如此气魄。

这位长老看了江河一眼,摇头说道:“虽说你现在是长河宗的少宗主,普通的兵器和防具,倒可以给你几件,如果说,你想珍稀宝物,那就痴人说梦。”

“国有国法,门有门规,你想强大的神器、武道绝学,镇派秘术,那你必须对长河宗有着足够的功劳才行,这是长河宗的门规。”

江河闻言,不由笑了一下,他的目标当然不是什么武道绝学、镇派秘术。

江河的目光落于神象下方放着的青色头巾上,开口道:“好吧,那我要那条青巾怎么样?”

“那条青巾?”

听到江河的要求,其他长老都不由呆了一下。

这条放在神象旁边的青巾乃是长河宗用来擦拭桌子,而且这青巾好像一直都放在那里。

就这么一条普普通通的青巾,没有人感兴趣,江河居然要他?

在场的长老还以为江河仗着少宗主的身份想要什么武技、秘宝,没有想到,他竟然要一条青巾,这太出于他们的意料了!

江河一脸淡然的道:“既然我是少宗主,在长河宗中,不论是身份还是地位,皆是超然物外,至高无上的。”

“这条青巾出身于此大殿之中,这大殿乃是长河宗的太玄宝殿,意义非凡,说来,这条青巾出身也非同凡响,代表着我们长河宗源远流长,至高无上的权威。”

“如此说来,倒也适合我这个少宗主的身份……”

江河张口,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大道理,那些长老他们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江河。

在他们看来,或者只有小师叔这样的人渣,方才会与江河这种傻缺臭味相投!

“别说话了,这条青巾就赐给你了,几位长老,你们都没意见吧?”

二长老这时候不耐烦地打断了江河的话,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条青巾而己,不足为道。

况且,他懒得再听江河一大堆滔滔不绝的废话!

其他的七位长老闻言,都是摇了摇头,不想继续这种白痴的话题。

“如此,多谢长老。”江河等的就是这句话,对几人抱了抱拳,仿佛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一般。

他这样的动作,在长老们眼中看来,那是跟白痴一样差不了多少。

最后,江河再次开口,“我现在的身份虽然是少宗主,但只想过普通弟子的生活,除了在场的几位长老,还有在外面的宗主外,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身份。”

“就算有,他们也只能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却不知道是我江河,不要打扰我低调的生活。”

“这点,可以算在附加条件上,几位意下如何?”

“知道了,云枫,带这位普通弟子去该住的地方住下来!”最终,一位长老忍受不了,吩咐一位门下弟子,把江河打发了。

对于八位长老来说,今天的事情说多烦人就有多烦人。

一个废物,竟然成了长河宗的少宗主。

虽然说,他们长河宗已经不如当年,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废物白痴来当长河宗的大弟子!

很快,江河被长河宗的弟子带到了一座荒山之上。

这座荒山也不算小,山顶差不多有一座豪门庭院大小。

只不过这尊庭院,年代久远,杂草乱藤甚为茂盛。

尽管说此荒山在长河宗的位置是比较偏僻,但依然是在长河宗的土地之内,并未出界。

进了庭院,这个弟子对江河说道:“师弟你,不,师兄以后就住这里了。”这个弟子转口还算是蛮快的。

若是论入门时间,江河不能与他相比。

但重要的一点事,现在江河乃是堂堂的长河宗少宗主,还有要求的“低调的”普通身份。

所以,以辈份而论,不论年纪大小,只要是这些长老,乃至入门的弟子,都要叫江河一声师兄。

江河看了一眼一下子能转口的弟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也不挑剔,点头说道:“依山傍水,这里也是一个好地方。”

“师兄文雅之至,师弟愧不如也。”这个弟子不由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这个弟子不由多看了江河几眼,然后干笑一声,说道:“以后师兄会搬入其他地方的,这里只是暂时落脚。”

事实上,按长河宗的规矩,作为少宗主,当然有资格住入主峰。

长河宗拥有的主峰不少,少宗主可以说是有资格随便挑一座主峰住进去。

不过,现在长河宗的各大主峰,都有人入主,八大长老对于江河这样混上来的少宗主心里面是十分不满意。

再加上他自己要求的普通弟子身份,当然,不会让他住入主峰了。

能入主峰,当然是好处很多。

其中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主峰的天地元气比其他的地方要浓郁很多,为大周王朝境内不可多得的修炼宝地。

“不错,住此处就行了。”江河从容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去挑剔,眼神古井无波。

“我已把师兄所需物品领来。”

这个弟子为人处世有独到之处,立马把生活所需的物品给了江河,说道:“若是师兄有什么需要,可以到外门赤云堂找我。”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当这个弟子临走的时候,江河叫住了他,随口问道。

这个弟子不由愕了一下,说实在话,他对江河不是很看好。

江河这样的资质,根本就没有资格拜入长河宗,更别说成为长河宗的少宗主了。

在大殿的时候,江河的表现似乎有些呆傻,然而他现在的从容淡定,让这位弟子不由奇怪。

这究竟是江河脑子不好,还是他真的是成竹在胸?

刚刚他对江河说到外门找他,只是客套话了,毕竟他连名字都没说,江河找个屁啊!

“回师兄,在下韩云枫,目前在外门赤云堂做事。”这个弟子回过神来,最后还是回答了江河的话。

“行了,你去吧。”

江河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能让他主动问名字的人,真的没有几个,眼前的韩云枫勉强算是一个。

这要是让以往在真武界的人知道了,恐怕都得对韩云枫好奇死。

一个普通人能让大名鼎鼎,最不喜欢结交朋友的不败战神主动问名字,这是多大的荣幸?

当然,现在的韩云枫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了。

在韩云枫走了之后,江河动手把小院收拾了一遍,顺便使用真元,将荒山周边杂乱的精致,收拾了一番。

被他整理了一顿之后,这座荒废许久的山峰才有了点人气,不再那么荒凉、枯败,让人看了都不想踏入半步。

甚至于,经过江河的一番整顿,这座荒山,竟是有些浑然天成,鬼斧神工的雕砌之感。

若是有阵法高人来到这里,一定会大为惊叹,眼睛说不定都会飞出来掉到地上。

用几个简单的阵法,布置一座荒山,居然暗合天地之势,形成一股不可阻挡的雄浑气魄,宛若山神降临。

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手笔,恐怕没有百八十年的锤炼,绝然不能修得一丝真谛。

他们可以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拜此人为师,一如当时的齐生宣,不顾一切,认江河为老师,愿为他所驱使。

“世人无眼,致使明珠蒙尘啊!”

做完事情的江河,看着手臂上的青巾,想到它居然被人用来当做擦桌子的抹布,不禁哑然。

江河将这块青巾抖了抖,灌入真元,那条青巾逐渐变长,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丈多长。

除了这些,倒也没有别的变化。

江河低头,望着手中这条足有一丈多长的青巾,不仅好笑道:“见到你,还真能回想起当年无名老鬼对我吹的牛皮,只可惜,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啊。”

蚌埠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江门妇科
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门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