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看點代號白鴿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38:59 编辑:笔名

  一

  一九九九年,这一年,是我们国庆五十周年那时,我在报社上班,主任给了我一个任务

  现在,离国庆还有两个多月,主任对我说,市委让我们报纸搞一次红色教育我们是市委报纸,现在,腥风血雨的故事不少,老干部们回忆录也收到了不少,我考虑了一下,现在就差个地下斗争的故事了你看看,是不是找到那些当年搞地下工作的老干部们,了解一点这方面情况给你两个月时间,我看足够了像你这样,在大学学习专业,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经主任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我父亲当年,他就是搞地下工作的曾经,他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副官

  我信心满满地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当年,我父母就是搞地下工作的只不过,现在有个问题,我手里还有很多工作没搞完,主要是一些老干部们的回忆录,需要整理出来

  主任说,工作你就不要整了,交给别人,你专心访问这方面的情况,尽快写出,哪怕是故事也行不过,故事一定要根据真实事件来写,不能胡编另外,给你配一个见习跟着,你也可教教她

  说完,主任拿起说,欧阳,你来我办公室,有事

  主任说的欧阳慧,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报社实习,欧阳慧文笔很好,又有女孩子的细腻一会,欧阳慧来了主任告诉这个女孩子,让她跟着我实习一下生活

  主任说,欧阳慧,你跟着小宋,主要是学习怎么采访,和怎么写一些稿件

  欧阳慧是个很开朗的女孩,见到我,喊了声,宋铭老师,你可不要保守哟

  说完,欧阳慧甩了甩她的及腰长发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主任要我们做的工作给欧阳慧说了,欧阳慧说,宋老师,我们从哪入手呢

  我给欧阳慧到了一杯水,说好办得很,我们就先从我小姨开始

  欧阳慧说,你小姨当年是做地下工作的

  我说,不仅我小姨是,连我父亲和母亲也是

  欧阳慧问道,宋老师,你小姨现在什么地方我看了很多电视剧,地下党在那个时候,都有代号,你小姨代号是什么你知道吗

  早年,我就听我母亲说过,我小姨当年代号是白鸽只不过小姨在解放前夕,牺牲了烈士陵园,还有小姨的碑

  欧阳慧听我说我小姨已经在解放前夕牺牲了,很感叹欧阳慧说,宋老师,这次采访,我也能跟着你学到不少东西咱们什么时候去采访你父母

  我说,明天吧,去我家

  二

  我小姨叫苏澜苏澜其实不是她真实姓名我小姨姓温,在搞地下工作时,将自己名字改成了苏澜因为我母亲姓氏比较少,小姨生怕在哪一天被军统抓获,那些人,照我小姨说法,都是插上尾巴都成了猴精的人,他们会从姓氏上联想到很多所以,在从延安潜回海河市时,小姨就把姓氏给改了直到她牺牲,都是用苏澜这个名字

  说到我父亲,他曾经在蒋介石嫡系部队的一个军给军长当副官如果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个秘书或者是侍卫父亲说,副官就是个跟屁虫不过,既然是跟着长官,知道的事情就不少,而且,还能第一时间掌握高层对军事战略的决定他这个副官,也算是和军长关系很好的人是军长信得过的人才能在身边

  父亲有个习惯,不管在什么会议上,都是闭着眼就是解放后,参加一些军队会议,他这种习惯也没有改过来

  我曾经问过父亲,为什么要闭着眼

  父亲说,在敌后,在高层,有些会议牵扯到我们共产党的内容有一些是对我们部队不利消息,人啊,是很能从眼睛分辨出精神状态来的

  经过父亲这么一说,我理解了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点都不假,你的眼神,能暴露你当下的精神状态所以,我父亲从那时起,就养成了闭着眼听会议的习惯即使是听到什么不好消息,也只在心里震撼,不会流露在眼里

  当然,母亲在那时,就是个副官太太平时,没事了陪着那些高官们的夫人打个麻将看个戏什么的,偶然,有什么重要情况,一般都会由我母亲找个机会送出去

  而和我母亲接头的人,就是我小姨

  每年清明节,我们一家几口都要到烈士陵园去祭奠我小姨根据母亲的说法,小姨的墓里,并没有小姨尸体,仅仅有几根遗骨小姨被军统抓获后,因为军统得不到任何信息,受尽了折磨,最后被军统杀害军统将小姨尸体丢进镪水中,尸骨几乎都融化没有了这都是解放前夕的事

  后来我想,很可能就像重庆渣滓洞,国民党在解放军到来之前,要杀一批共产党员当然了,要说我小姨的事,还要说起两个人一个是赵虎,一个是李文

  欧阳慧在采访后,问我,怎么不把采访的信息写成小说

  我告诉欧阳慧,现在,谍战片写烂了,满大街都是,如果我们再写,就没有什么新意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写成了报告文学,还是需要适当增加点想象

  下一步,是李文,需要我们再去采访李文不在我们本市,我父亲告诉我,可以去问问李文当年,他和苏澜、赵虎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离休之后很长时间,我父母亲和李文还有着来往,那时候,即便是不来往,总是有书信

  就在第三天,我和欧阳慧坐火车到了李文所在城市,很轻松找到了李文

  当知道我们此次,是了解苏澜事迹,又知道了我是温秀娟的儿子,李文很热情接待了我们谈话前,李文问我父母近况

  看上去,李文要比我想象的年轻,不过,也有七十好几了当年,他们也就是二十来岁欧阳慧拿出笔记本,端庄地坐在沙发上李文拿出一颗烟,递给我一颗李文现在还保持着吸烟习惯

  我对老人说,李叔叔,现在您年纪大了,还是少吸点烟吧

  李文老人说,这都是在军统时期的习惯烟啊,可以镇静,有什么焦躁烦心事,吸上一颗烟,能缓解情绪

  李文缓缓讲述自己和苏澜的故事

  根据李文说的,我想象出了这么一个场景

  三

  一九四一年春日,一个薄凉的傍晚,有三个年轻人坐在欧文大学校园里,那里一座小亭子

  根据李文讲述,我和欧阳慧曾经到欧文大学去看过,只不过,现在已经不叫欧文大学了,改了名字至于为什么叫欧文大学,李文告诉我们,是一个外国人投资搞起来的,所以,就以这样一个古怪名字命名

  李文和苏澜、赵虎,就是在那个薄凉的晚上聚会,第二天分了手李文投奔到自己叔叔的部队而赵虎和苏澜,根据组织的安排,辗转到了延安

  经过集训,一年之后,苏澜再次从延安走出来,此时,苏澜已经由原来的名字温秀丽改名成了苏澜苏澜走在延安那条小路上,她忘不了当年走进延安时那个清晨,一抹阳光在黄土高坡上升起那天,苏澜兴奋地高喊,我们终于到了

  几个月前那个晚上,坐在小亭子里,苏澜对李文说,李大哥,你还是跟着我们走吧

  赵虎也同样劝李文李文说,我要到我叔叔的部队,他已经给我写过信了,让我去他那里当副官

  其实,几天之前,三个人都已经说好了的,一同去延安直到头天,李文突然改变了注意一定要去西安

  要说,李文家在本市是个有权势的家族,李文小叔是本市警察局长,而他大叔,是蒋介石嫡系部队一个军的军长这位军长李子东给自己侄儿写了封信,告诉他,现在正是党国需要人才之际,希望他能到部队为党国效忠

  正是因为李文家庭复杂这个原因,地下党组织,利用李文家族复杂关系,营救过一些被捕地下工作者李文和赵虎、苏澜在学校都是进步青年李文很少和小叔来往,因为他小叔背着个汉奸骂名也正是因为李文帮助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学校,他被发展成了党员这些,苏澜和赵虎都不知道,同样,他两个的身份,李文也不知道

  李文到了叔叔部队,先是当了一段时间的副官很快,他到了军统局,由于有叔叔这层关系,当了军统下属一个站的副站长

  真正知道了李文身份,还是苏澜潜伏到了海河市

  那时候,两党合作,李文的任务是锄奸上级指示,苏澜在这方面可以配合军统局给军统局提供一些有用情报

  苏澜来到海河市,开了个裁缝铺做掩护苏澜的情报,都是一个在舞厅干 的姐妹提供这 叫潇潇潇潇说一口流利日语,平时,一些高层人物和日军高官都喜欢来舞厅玩,正是这种原因,潇潇从他们嘴里得知了不少情报

  这一次,李文他们锄奸队要除掉的是七十六号侦缉队队长

  那天,天下着濛濛小雨李文找到了要联络地址,谁想到,开门的正是苏澜两个人在见面时,都愣了愣

  暗号对上了进屋,苏澜兴奋地问,怎么是你

  李文说怎么就不能是我我还以为代号白鸽是谁呢,原来是你啊老同学又见面了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李文说,那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赵虎是共产党本来我们说好了的约定,不过组织上另外派了我,让我到叔叔部队

  苏澜问,那你现在是一一

  李文说,我现在是军统,我的任务就是锄奸

  他们要除掉的人,要说李文、苏澜都认识他叫张彪,曾经和他们在一个大学张彪开始在军统干,后来投靠了日本,进了七十六号当上了侦缉队长由于这个张彪的叛变,军统局在当地受了不小损失

  张彪和苏澜在大学时,有过一个小插曲

  就是这个张彪,李文说,一定要除掉他罪大恶极苏澜拿出得到的情报递给了李文李文问,这情报可靠吗

  当然可靠苏澜说,是我一个 妹在舞厅得到的

  李文问苏澜,你这个 妹可靠

  苏澜没有过多解释,淡淡地说,绝对可靠我和她关系很好

  地下工作的组织纪律双方都知道,苏澜没有细说,李文也不问锄奸行动定在星期六晚上情报说,这个张彪,每个星期六晚上,都会到他相好家过夜相好家离七十六号不远,张彪认为很安全

  星期六晚上,张彪喝的大醉,摇摇晃晃来到了相好家门口,就在他准备敲门时,从旁边窜出几个人一把枪顶住了他脑门

  张彪被吓醒了

  这是一条胡同,胡同两头都有军统人放哨那天晚上苏澜也在场张彪看到苏澜,开始还认为苏澜放不下在学校那档子事,连连磕头求饶

  张彪认为的那档子事,是在几年前

  苏澜有一天晚上,从图书馆出来,走在校园一片竹林前突然从竹林里窜出张彪苏澜的美丽,张彪早就惦记了他正在和苏澜动手动脚,却正好碰上路过的李文张彪长的尖嘴猴腮一副很猥琐的样子李文一顿拳脚,张彪被打的满嘴流血

  苏澜鄙视地看看张彪,一枪托砸在他嘴上李文伸手从腰里拔出匕首,在张彪脖子上来了一刀张彪喉咙发出咕咕响声,挣扎了几下

  四

  李文告诉我和欧阳慧,知道舞厅那个 是地下党,还是在解放前一年苏澜已经牺牲了李文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在他当军统站长时,没能救下苏澜

  日本投降以后,国共两党破裂,内战全面爆发李文此时已经是海河市军统站站长那个晚上,他们军统成员在城市里抓捕地下党当他得知要抓捕的人是苏澜,李文就在想法子,看怎么能尽快将信息传递给苏澜

  此时,由于时间紧迫,要想通知,已经来不及了李文只好跟着参加,想找个适当时机将苏澜救下但,这样的机会并没有留个李文在抓捕苏澜时,军统所有人员都参加,还有警备司令部宪兵苏澜就这样,在李文眼皮下,被抓捕了

  此时,李文实际上已经被怀疑和共产党有联系在审讯苏澜时,副站长来到李文办公室,对李文说,站长,我们抓捕的这个苏澜,曾经和你是同学,老同学,你应该去劝导她这也是上峰的意思

  李文猛然觉察到了副站长话里的意思他想遮掩,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更加引起他们怀疑李文来到了苏澜面前,苏澜被吊在柱子上,看到李文,苏澜心里紧了紧苏澜心里明白,她进到了军统局,基本上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李文站在苏澜面前,点燃了一颗烟,对苏澜说,我们还是同学啊,为了你好,我劝你,乘早交代出你们共党的地下人员,也免去了苦头

  苏澜一脚踢在李文下身,李文痛苦地捂着下身躺在地上翻滚苏澜大声说,我没有你这个同学你这条狗

  这些情节我听母亲说过实际上,那时候,我母亲已经被怀疑这都是后来他们才知道的

  故事还应该回到我小姨来到海河市

  父亲回到家,告诉母亲,组织上让她去接头,是一个代号叫白鸽的女人母亲简单准备了一下,来到了接头地点这是一家裁缝铺,推开门,她惊讶看到了自己妹妹温秀丽

  我母亲兴奋的喊了声,秀丽

  小姨没想到来接头是自己姐姐姐妹两搂在一起

  小姨告诉我母亲,她已经改名叫苏澜

  几个月之后,一份情报悄悄放在了军统局长办公桌上这份情报,是从延安送来的送情报的是潜伏在延安共产党内部叫黑鹰的人

  小姨和我母亲接触时间长了,自然引起了军统注意其实,军统可以早下手抓捕苏澜,但他们没有动手,而是想从苏澜这里摸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和她接头温秀娟引起了他们注意,经过了解,温秀娟是某军长手下一个副官的太太这个副官就是我父亲

  共 61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谍战小说谍战小说在看点社团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小说写了三位同班同学在如火如荼的岁月里的选择和斗争表现了我党地下工作者的斗争历史,他们在隐蔽战线历尽千难万险,盗取敌人的情报,帮助我党取得对敌斗争的胜利小说的主角苏澜是“我”的小姨她本来姓温,但为了斗争的需要,不得不改名换姓,叫做苏澜,代号“白鸽”作品描绘了那一时期对敌斗争的艰难,刻画了机智勇敢,不怕牺牲的特工苏澜的形象同时,也描绘了一批地下工作者的热情相助比如,我的父亲、母亲,还有苏澜的同学李文等小说以采访的方式切入,显得亲切、可信推荐共赏【:寻找姚黄】【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4 : 9 岳先生生活经历丰富多彩做将军的父亲的巨大影响和当兵的磨练,不仅性格直爽坚毅,还练就了一支多面笔,什么都能写这就是人生的最大财富期待先生给看点带来更多精彩小说

  回复1楼文友: 22:41:02 多谢老师点评老师辛苦,我在此谢谢老师

  2楼文友: 09:57: 6 祝贺老师精美佳作获得精品向您学习

  回复2楼文友: 22:42:58 谢谢老师鼓励我写的还有待于提高

  楼文友: 17: 1:22 拜读好文,问好老师,

  回复 楼文友: 22:4 :2 还望老师多指导

怀孕左腿疼是怎么回事
儿童补钙的几个关键阶段
云南弥勒灯盏花药业有限公司
儿童重度骨质疏松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