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重返埃德加 第四十章 独立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6:44 编辑:笔名

重返埃德加 第四十章 独立

瓦奥莱特在黄金纪只是一片密林,人类将这块广袤的平原划入领帝国疆域后,途径的商旅会在次歇脚,久而久之,有人在这条商道必经之道上建造房屋,从几户到十几户,由小村到城镇,这处人类定居点的管理者几度易主,精灵、人类、贵族、霍恩海姆,如今有了自然之子的支持,想要完全独立也并非空想。

瑟维斯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那个思想跟不上时代的父亲会否与自然之子起冲突。再怎么开明大度,终是有底线的,自持贵族身份的父亲如果惹毛了林克,搞不好……

想起曾为嫁祸克伦伯格而与亡灵私下做的交易,瑟维斯就浑身冒汗。

被闪电烧焦的流民尸体更是记忆犹新,这个看起来好脾气的自然之子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埃松可是帝国的诸侯,你无权处置我。”哪怕是法兰妮公主和他那个酒鬼父亲也无权,古德曼扬起下巴,傲慢依旧。就算他不能拿下瓦奥莱特,自然之子也不能动身负爵位的他,这可是在帝国法典与镜厅协议里写得明明白白,自然联盟无权废除贵族头衔。

“我对人类的领土没兴趣。”知道公爵在暗示什么,林克话题一转,“自然之子可以通过柱连接生命之流,从中召唤死者的魂灵。要不要试试呢,问被那被我所杀的流民,究竟是谁派遣他们冒充克伦伯格骑士?”

古德曼身体一僵,视线扫向身旁的幕僚法师。当初这事也是斯宾塞建议的。现在想想可真蠢,以为是霍恩海姆的法师。又是长子介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根本就是一个连环陷阱!

“父亲!”瑟维斯一脸紧张的看着多年未见的古德曼,缓缓摇了摇头,眼神里暗含劝诫之意。

不知是被儿子眼里的神色打动,还是为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古德曼终于不再端贵族的架子,“你想如何?”

输了战争教赎金是一贯的规矩,就不知道自然之子会狮子大开口要多少。

“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交出瓦奥莱特的自治权。”

就这样?古德曼一脸不可置信,他本以为自然之子会威胁自己交出爵位,没想到,还真只要这座小城的自治权。

然后,他看到了自然之子从腰侧不起眼的小布包里掏出了纸笔,递了过来。

“口头协议做不得数,还是写下来吧。”

古德曼气得浑身发颤。指着瑟维斯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而在城内,蛛将刚收到的情报分享给了留在城内的百夫长弗恩。

卡拜尔乘古德曼前往瓦奥莱特的机会出兵,在反叛的军队指挥官的协助下,轻松夺取了埃松首府坦尼森以及几个重要的城镇。

不知如何联系在城外与公爵对峙的城主,弗恩找到大神官

,请她帮忙。阿丽西娜又让多伊尔将这个重磅炸弹告知林克。

听完多伊尔简要的转述。林克忽然笑了起来,引得瑟维斯和古德曼同时看向他。

“公爵还是同意的好,毕竟你已经没有可以自傲的资本了。”

“你什么意思?”古德曼从林克的字里行间听出异样,什么叫没有自傲的资本?

“据蛛刚得到的情报,卡拜尔公爵已经占领了坦尼森。”

古德曼这回是真没坐稳。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这不可能!”

古德曼气急败坏地喊道,他是没带多少人。可坦尼森还有指挥官威廉镇守。这一定是自然之子的计谋,我才不会上当!

林克指了指公爵还握在手里的传讯石,“不信的话,可以向你安插在瓦奥莱特城的眼线求证。”

将信将疑地联系了眼线,得到的答案让古德曼不敢相信他亲耳听到的。他最信任的,一手提拔起来的威廉会背叛自己。

瑟维斯叹了一声,“父亲,威廉是个忠心的骑士没错,但比起对您的效忠,他更在乎领地内的百姓。您年复一年的消极应对,磨去了他对您的期盼。只要能驱除亡灵,他愿意背负上叛主的罪名。”

“你……”捂着胸口,古德曼想不到这话是从儿子嘴里说出来的。

“我很早就提醒过您。”瑟维斯平静以对。

次子似乎说过这样的话,可那时的古德曼哪里听得进去。只想着如何从不死帝国的攻势下保全自己的爵位和封地,至于百姓的死活……他才管不了那么多。

“不服,我不服!伍德比我好不了多少,那混蛋被亡灵侵占的土地甚至比我还多,威廉为什么要为了他背叛我?”

瑟维斯摇摇头,不远再说。

林克接下劝说的位置,“埃松公爵,如今你剩下的只有这自古承袭的爵位了。”

“你想怎样?”古德曼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顿时从愤怒中清醒过来。

“当然是签字啦。卡拜尔公爵不会就此收手,他要的是吞并整个埃松,而只剩一个空头衔的你现在唯一还能做的,就是答应瓦奥莱特的独立,这样你还有一个栖身之地。”林克晃了晃手里的纸笔。

视线在林克和瑟维斯之间来回扫视,古德曼知道他已没有选择的余地。被架空的王室根本管不了诸侯之间的相互倾轧夺权,说好听一点,他还享有名义上的头衔,可没了封地与军队,他什么都不是。自然之子一口一个公爵,叫得刺耳。

怒气冲冲地写下了准许瓦奥莱特独立的协议扔给儿子,瑟维斯双手有些发颤地接下,从头至尾快速扫了一遍,又将惊疑不定的视线投向林克。

说实话,当两个月前林克提出与矮人结盟。就帮他成为瓦奥莱特真正的城主的时候,瑟维斯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当时是不得不顺应局势。能成则成,不成还有返回埃松这一条退路。矮人的离开,与贵族的嘲笑都让瑟维斯懊悔不已,怎么一时头脑发热答应了呢?

现在,手捧着父亲亲笔写下的度让协议,瑟维斯心潮澎湃。

瓦奥莱特真的独立了,他不再是没有实权的空头城主。

“发什么呆,快签啊。”林克强忍住打哈欠的欲望。刚才那一觉他睡得并不踏实。

“你打算如何安排这些人?”古德曼指的是跟随他一起来的五千骑兵,这些是他的私兵,可再怎么忠心,他们的家人还在在埃松各处,如果不安排好,只怕这仅剩的五千人也留不住,要生出事端。

“这……”瑟维斯看了一眼林克。有些欲言又止。

“你才是瓦奥莱特的城主。”林克知道他在忌讳什么。

瑟维斯一怔,又仔细琢磨了两遍,才确定林克确实是让他自己拿主意。

“五千骑兵既是私兵,就不算埃松的军人,可以并入瓦奥莱特,至于他们的家眷。可以请让蛛挨个联系,或者是将他们接到瓦奥莱特来居住。”

古德曼点点头,眼神颇为怪异地看向林克。

他本以为儿子已经被自然之子控制,没想到还可以自己做主。是传闻不可靠呢?还是事情并非人们所想?

“今晚就让他们暂时在森林里扎营,等明天我弄好城墙的细部就可以进城了。谁知道今天晚上还会出什么状况。神力不能全部用完。”林克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定在已经被忽略了许久的幕僚法师身上。斯宾塞自身份暴露、袭击失败后就呆站在一旁,既不逃也不说什么。

瑟维斯也才想起,这里还有个不知是谁派来的卧底,“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我需要休息,审讯的工作就麻烦大神官了。”变身为风隼,将瑟维斯父子与法师带回城里,走前林克告诫已经彻底傻眼了的五千骑兵,这森林是活的,不想被倒吊一整夜,就不要在林子里生火或是打斗,树人对火焰与杀意特别敏感。

原本林克是想让公爵知难而退,要到自治权后就把公爵赶回埃松,可没想到卡拜尔与叛将联手,乘着古德曼离开的良机,轻而易举地就拿下了埃松的首府与几个重要城镇,估计到明天,这将会是大陆各地的头条。

这样的结果虽有些出乎意料,对林克却是有利无弊的,避免了父子相残,心生嫌隙。

直接降落城主府邸,林克把斯宾塞直接带到大神官面前,让她来处理这个与亡灵脱不了干系的法师。在预言术面前,除非牵扯到神灵,根本藏不住秘密。

回到客房,林克将警戒的任务交给多伊尔,自己进入到完全的冥想状态,一边让身体恢复,一边与罗蕾莱讨论让他惴惴不安的那一则梦境。

【你是说你梦到了冻土?还有亡灵的三大首领?】在意识空间里,实体化的罗蕾莱皱紧眉头。

亡灵是通过被完全腐蚀的风暴海抵达北陆,北方战役之后,北陆就被风暴海给淹没了。封冻的土地只存在一个地方……原本是水之柱守护之地的浅海,素有魔力之源之称。柱被污染后,在渐渐发狂的安德里亚影响下变成一片冻原,是亡灵的大本营。

亡灵退回了北方冻原?这……可能吗?

希克斯再厉害,也无法伪造出虚假的未来,这必然是柱给予林克的预示。

【柱是四元素的化身,与世界融合后无所不在,空气、水、大地、火,几乎没有它们不知道的事,这是神知的由来。】

你的意思是……柱的能力是相通的?在地底发生的事,其他几位柱也能知晓?

林克奇怪的疑问遭到了罗蕾莱的耻笑,【柱既是四个不同的个体,又是源自世界形成之初的本源之力,更何况它们已经与世界融合在一起。】

林克沉默片刻,提出了与罗蕾莱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这不是神知,是神启。】

神知是看到已经发生过的事,神启是预知将要发生的事。一个过去。一个未来。虽然迄今为止,地之柱伊索尔都没有现身过。但林克认为他的这个诡异梦境一定和地之柱有关。才建起神殿就做梦,再加上罗蕾莱的分析,亡灵就算暂时撤退,也不会一直撤到大本营。他所看到的,不是亡灵现在的状况,而是在将来会发生未来――分裂的不死帝国将再度统一,这一次,人类面临的将不再是信仰的索取。为了自保,死神希克斯也许会将整个物质界都变成死亡的国度。

【既然柱能在千年之后同时将力量集中到一个自然之子身上,希克斯也不会坐以待毙。】罗蕾莱认可了林克的推论,原本就是自然之子出身的死神比谁都更清楚集齐四柱力量的自然之子有多强,虽然现在的林克只获得了风之柱的力量,人类之中已经没有几个人能阻止他。林克在组建对抗亡灵的同盟,希克斯又岂会坐视自己麾下的领主内杠不和?

【那我们马上启程前往火之柱吧!】多伊尔终于忍不住插嘴了。就算现在只剩一缕意识,罗蕾莱毕竟曾是神灵,出于尊敬,她从不轻易插入罗蕾莱与林克的谈话。可如今关系到世界的安危,多伊尔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执意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还不能走。】意识体的林克习惯性地按眉心,瓦奥莱特的事还没解决呢。

这座城市刚刚获得完整的独立,他必须得布置好,否则又会重蹈此前的覆辙,前脚刚走。后脚就出事。

瑟维斯这人不像一般的贵族,只会享乐。他是有些头脑的。只可惜他没有兄长的魔法天赋,就算是加上古德曼带来的这五千人守城,瓦奥莱特仍是其他诸侯领主眼中的一块肥肉。一个没有任何保障的自治领,谁都可以来占。

想到这儿,林克对贵族本就不好的印象又降低了不少。

难怪卡拜尔敢动手吃掉埃松领,与瓦奥莱特相比,卡拜尔和埃松之间就完全是人类自己的内政了。

【大神官那边有没有进展?】

【她说一有什么发现就会来通知我。】

不对啊,区区一个高级元素使,连大师阶都没达到,怎么能抗拒大神官的预言术?

林克一度想起身去亲自调查,但被罗蕾莱压下了,让他无论如何要等到天明,冥想是恢复体能和精神最好的方式,比睡觉还管用。建造神殿这事看似平常,实际上极耗神力。

【有吗?】罗蕾莱一说,倒让林克有些纳闷了。

创建教派、修葺神殿、吸纳信徒是加索斯许可的,不算违背自然之子的戒律,况且修建那么一个小小的、简陋得完全不能用建筑来形容的祭坛,也没费多大劲啊?

【你不是觉得很累吗?】

【是……可……】林克无法否认他在垒砌完城墙后异常的疲惫感,就好像神力被完全抽空了似的。

【你不是正统的圣职者出身,当然不明白修建神殿意味着什么,那可不是简单的造一个建筑那么简单。与神灵沟通,设置祭坛,把信徒的信仰传达给神灵,这些都需要媒介,而且不是一两个就能搞定。柱与其他神灵不同,只能通过自然之子来施展自身的力量,这本该由数个,甚至是数十个信徒来分担的重任全都由你一个来完成了。也是自然之子本身使用的就是柱所赐予的力量,要换做是其他圣职者,早就因为过度使用神力衰竭而亡。你造成修建祭坛、塑立神像的举动,等同于经历一次神临啊。】

林克一脸茫然地看着罗蕾莱,这也太夸张了吧……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已经决定的事,我说了有用吗?】

嗯,这倒是,就算知道了,为了缓解瓦奥莱特的危机,我也还是会去做的,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神力是柱提供的,我顶多是有点耗损过度……

看林克一脸的无所谓,罗蕾莱知道她白说了。

这根本就不是耗损过度的那么简单好吧,要不是自然之子的肉体是特殊强化过,现在他早变成一具尸体了,这小子根本就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

林克又问,为什么沃兰的风之柱神殿建立时他没有任何异样感?

【你刚和风之柱接触过,神力不再是由艾芙佳供给,当然觉得充沛不费力了。地之柱可是由晨曦供给啊,这里没有他的神殿,哪怕他也是初代,力量还是不足以完全支撑你冒失行为。】

这下林克更加不解了,缺少的神力又是哪儿来的呢?

【是你自己啊,笨蛋!你把你迄今为止蓄积的信仰全用掉了。】罗蕾莱真想给林克两个耳光,打醒这个一脸呆滞的笨蛋。

林克知道在埃德加,精神力等同于信仰之力,他对用光了四个月来所累积到的个人精神力并不是太在意。反正他没有成神的打算,与其留着,不如用在有需要的地方,嗯?不对啊,精神力我每天都在用,为什么会说‘蓄积到现在的信仰都用掉了?’

【你还没意识到吗?我说的不是你自己通过锻炼获得的精神力,而是其他人的精神力。不论是出于对柱的敬畏,还是因为你所做的一切而生出的感激,这些意念都被你吸收了。你以为柱为什么要一次次削减自然之子的实力?就是不想再出现第二个希克斯,利用自然之子的职务便利封神。】罗蕾莱抚额,她真是被打败了,这家伙没有常识也就算了,怎么连自然之子究竟是什么都不了解?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发烧怎么办
孩子发烧